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糊涂县令郑板桥

导演: 杨智谦 何振华

主演: 赵毅 柴碧云 刘金山 方青卓 胡亚捷

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年代:2017-03-27

类型: 古装 历史

剧情介绍:

范县新任县令郑板桥走马上任,典史吴良方等人全到城外迎接。郑板桥厌恶逢迎拍马,决心摒弃恶习并挥笔写下“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郑板桥要求吴良方拆了照壁墙,让百姓可随时见官说事。他在自己门口题联:“清清白白做人、糊糊涂涂做官”,横批“难得糊涂”。范仁富与...

糊涂县令郑板桥01 45:43

第1集

康熙年间,一代才子郑板桥名扬天下,擅长写诗作画,尽管讲话刻薄,生活上节俭抠门,但是为人正直善良,刚正不阿,皇上赏识他的才华和能力,派他到范县担任县令。郑板桥走马上任,典史吴良方等人全到城外迎接。新官上任三把火,郑板桥厌恶逢迎拍马,决心摒弃恶习,整顿风气。

糊涂县令郑板桥02 45:40

第2集

饶小梅带着郑板桥来到了范县最贫苦的地区,低矮的房屋,一片狼藉的景象,一些村民还被洪兴的手下逼迫着签卖身契,饶小梅解释道,这些人都是因为水灾把地抵给了洪兴,借了高利贷,利滚利后巨额的债款让他们无力偿还,被洪兴逼迫着签了卖身契,为洪兴做牛做马,辛苦劳累直到死去……

糊涂县令郑板桥03 45:41

第3集

在门外,饶小梅听到房间里有人感慨彩虹姑娘是郑板桥的红颜知己,饶小梅当即愤怒地打开了包间门,指责郑板桥身为朝廷命官,却来到这烟花柳巷寻欢作乐。被指责的郑板桥一脸莫名其妙,饶小梅表示自己要回去把此事告诉费姑,郑板桥表示自己不怕,还拿起了自己的扇子让饶小梅扇扇降降火,随后,郑板桥给她解释了自己的想法,因为范县有很多麦秆,所以自己可以在范县生产这种用麦秆编好的扇子,可以挣钱帮助刘奶奶等人。饶小梅得知了郑板桥的用意,称赞不已。

糊涂县令郑板桥04 45:45

第4集

深夜,乔装打扮的洪兴潜入麦秆扇作坊,范仁福的儿子范子扬也来到作坊找小梅,为成亲当日的事向小梅道歉,小梅表示缘分的事自由天定,表示自己不怪他,说完就离开了,而洪兴趁机而入,一把火烧了麦秆扇的作坊。

糊涂县令郑板桥05 45:41

第5集

赵二虎乔装打扮成卖古董的商人,来到牢房里,贪财的捕快忙着用小钱换宝物,没注意到赵二虎悄悄地在一旁给洪兴的饭菜里下了毒。洪兴醒来,看到有老鼠在吃自己的饭,赶走了老鼠,饥肠辘辘的洪兴不管不顾地吃着饭,却发现老鼠突然死了,顿时明白饭菜里有毒,大声呼叫,告诉捕快有人要陷害自己,自己要翻案,话音刚落,就倒地,七窍流血身亡。

糊涂县令郑板桥06 45:41

第6集

范县突然爆发大规模的蝗虫灾害,郑板桥认为此次蝗虫灾害爆发的不正常,其实,这是范任富和赵二虎故意为之,因为他们害怕郑板桥追查洪兴离奇死亡一事,追查到他们的身上,所以用蝗虫灾害转移郑板桥的注意力。郑板桥没有畏惧艰难,他和吴良方 、饶小梅一起深入田间地头,去探究蝗灾背后的原因,试图解决此次蝗灾,让百姓免于颗粒无收的灾害。

糊涂县令郑板桥07 45:41

第7集

凤鸣苑的老鸨燕燕姐带着众姐妹们来到了县衙,向郑板桥状告姚三,原来,凤鸣苑的姐妹们的肚兜离奇失踪,这次她们在昏睡的姚三身上看到了自己丢失的肚兜。姚三十分委屈,因为当日他喝醉了,躺在来福客栈的床上,醒来后看到自己身上的肚兜也很诧异,郑板桥和来福的人都清楚姚三的为人,知道姚三不可能这样做,此事背后必有蹊跷,所以决定一定要查清此案,抓出肚兜贼,还姚三清白。

糊涂县令郑板桥08 45:42

第8集

深夜,陈轩偷偷潜入范仁福的书房,陈轩从洪兴和范仁福相处的蛛丝马迹中,认为范仁福才是陷害自己父亲的幕后黑手,所以试图从范仁福的书房里寻找证据,但是没想到一个蒙面的黑衣人进来,拿着花瓶就砸向陈轩,瓶子不偏不倚,刚好砸在了刚刚进来的范仁福的身上。范仁福倒地大叫,范夫人应声而来,让家里的下人押着陈轩,范仁福表示自己没事,会处理这件事情。门外的赵二虎刚换好衣服,叮嘱下人去报官,其实,整件事都是范仁福和赵二虎设下的一个圈套。

糊涂县令郑板桥09 45:42

第9集

陈轩对医术颇有研究,所以在他出狱后,郑板桥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他。原来,郑板桥一直想在县衙里为百姓办一个义诊堂,免费帮助百姓看病,但是一直缺一个医术高超的郎中,而陈轩,就是最合适的不二人选,有悬壶济世之心的陈轩答应了此事。

糊涂县令郑板桥10 45:41

第10集

世媛躲在暗处听到了父亲和晏哈伦的对话,告诉父亲如果他要把自己嫁给晏哈伦,自己宁愿去死,随后世媛哭着去义诊堂找陈轩,郑板桥听闻后安慰陈轩和世媛不要怕,自己会帮陈轩坐镇。

糊涂县令郑板桥11 45:39

第11集

晏哈伦气急败坏地回家找到父亲,告诉父亲自己非秦世媛不娶,晏斯泰试图劝说儿子秦世媛配不上他,但是晏哈伦根本不听,还搬出母亲的遗言来威胁父亲,一向宠溺儿子的晏斯泰再次没有原则的妥协,悄悄来到了范县,直接来到了秦世媛的家中,质问秦父为什么不把女儿许配给自己的儿子,秦父惊慌,只得把责任推到了郑板桥身上,解释说是郑板桥作为县令,暗中为陈轩撑腰,自己不得不屈服于郑板桥的权威。

糊涂县令郑板桥12 45:41

第12集

晏府,锣鼓喧天,人山人海,众人都来祝贺巡抚公子的婚事,夫妻对拜之时,赶到的范子扬大喝一声不能拜堂,从人群中冲了出来,范子扬表示新娘子是自己的未婚妻——饶小梅。晏哈伦闻言掀开了盖头,发现果然是饶小梅,指责饶小梅坏自己好事,饶小梅当即大打出手,晏哈伦捏住了范子扬的脖子,逼饶小梅就范,手下的人趁机擒住了饶小梅。

糊涂县令郑板桥13 45:42

第13集

但是每个人接种疫苗后都会产生一定的反应,郑板桥浑身疲软,一直想睡觉,一些衙役捕快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反应,在范仁富的授意下,陈富带着人冲进了衙门,堵着准备出门会诊的陈轩,要他给个说法,因为他的疫苗害得县令郑板桥都昏迷不醒,陈轩向他们解释,但他们根本不听不由分说地带走了陈轩,扬言要把陈轩绑去投河,站在一旁的世媛被推倒在地,一时乱了方寸,急忙去找郑板桥。

糊涂县令郑板桥14 45:42

第14集

陈轩给范县的村民接种了预防天花的疫苗,也给感染天花的流民熬制了草药。郑板桥把这些村民聚集在一起,不分昼夜地照顾他们。范子杨也不幸感染了天花,饶小梅带着煎好的药来到了范家,再次被范母辱骂,在湘菱的帮助和劝说下,饶小梅带着药来到了范子扬的房间,悉心照顾范子杨。

糊涂县令郑板桥15 45:41

第15集

范县新任县令郑板桥走马上任,典史吴良方等人全到城外迎接。郑板桥厌恶逢迎拍马,决心摒弃恶习并挥笔写下“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郑板桥要求吴良方拆了照壁墙,让百姓可随时见官说事。他在自己门口题联:“清清白白做人、糊糊涂涂做官”,横批“难得糊涂”。范仁富与山东巡抚晏斯泰狼狈为奸,为其子哈图说媒被郑板桥破坏。加上范仁富操作米粮价格失败,洪兴不得再收保护费,他认为一切都是郑板桥引起,决定要找个机会除掉郑板桥…不久,黄河堤岸修建工程进行起来,范仁富出钱出力,心中却另有所想…郑板桥发觉溃堤的部分是以次级建材修筑,而河水溃堤处正好没淹到范仁富家…郑板桥收集罪证,意外发现典史吴良方行为怪异,吴良方说出了事情原委。 范仁富在范县深耕多年,他认为想打击重情重义的郑板桥,就必须从郑板桥亲近的人下手…干旱持续,饥民日益增加,粮食短缺,眼看着百姓一天天饿死,郑板桥看着装满军粮的仓库,纠结万分,此乃军粮,自作主张打开仓库犯的是死罪,但等圣旨下来,范县又要饿死很多百姓,郑板桥看见一具具被抬出的尸体,毅然决然开仓放粮!晏斯泰把整个过程报告给理郡王弘皙。弘皙内心震撼,认为该把郑板桥拉下台,于是上告乾隆。乾隆心中虽赞许郑板桥,但触法是事实,乾隆无奈,只有同意处决郑板桥…行刑之际,范县百姓请愿恳请皇上饶郑板桥一命,乾隆与慎郡王见请愿书大喜,有了如此强大的民意基础,理郡王也不好辩驳!郑板桥逃过一劫。 慎郡王请来朝中大臣,联合参劾了理郡王。乾隆见罪证确凿,立刻将理郡王处决。 郑板桥立下大功,被调到潍县做县令,临别之际,范县百姓倾城而出,为郑板桥送行。郑板桥两眼湿润,吟诗一首:范县民情有古风,一团和蔼又包容。老夫去后想思切,但望人安与年丰。范县五年县令,郑板桥带走的依然是一箱书、几件破衣、一头瘦驴,只是多了和自己风雨同舟的爱人饶小梅。

糊涂县令郑板桥16 45:41

第16集

范县新任县令郑板桥走马上任,典史吴良方等人全到城外迎接。郑板桥厌恶逢迎拍马,决心摒弃恶习并挥笔写下“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郑板桥要求吴良方拆了照壁墙,让百姓可随时见官说事。他在自己门口题联:“清清白白做人、糊糊涂涂做官”,横批“难得糊涂”。范仁富与山东巡抚晏斯泰狼狈为奸,为其子哈图说媒被郑板桥破坏。加上范仁富操作米粮价格失败,洪兴不得再收保护费,他认为一切都是郑板桥引起,决定要找个机会除掉郑板桥…不久,黄河堤岸修建工程进行起来,范仁富出钱出力,心中却另有所想…郑板桥发觉溃堤的部分是以次级建材修筑,而河水溃堤处正好没淹到范仁富家…郑板桥收集罪证,意外发现典史吴良方行为怪异,吴良方说出了事情原委。 范仁富在范县深耕多年,他认为想打击重情重义的郑板桥,就必须从郑板桥亲近的人下手…干旱持续,饥民日益增加,粮食短缺,眼看着百姓一天天饿死,郑板桥看着装满军粮的仓库,纠结万分,此乃军粮,自作主张打开仓库犯的是死罪,但等圣旨下来,范县又要饿死很多百姓,郑板桥看见一具具被抬出的尸体,毅然决然开仓放粮!晏斯泰把整个过程报告给理郡王弘皙。弘皙内心震撼,认为该把郑板桥拉下台,于是上告乾隆。乾隆心中虽赞许郑板桥,但触法是事实,乾隆无奈,只有同意处决郑板桥…行刑之际,范县百姓请愿恳请皇上饶郑板桥一命,乾隆与慎郡王见请愿书大喜,有了如此强大的民意基础,理郡王也不好辩驳!郑板桥逃过一劫。 慎郡王请来朝中大臣,联合参劾了理郡王。乾隆见罪证确凿,立刻将理郡王处决。 郑板桥立下大功,被调到潍县做县令,临别之际,范县百姓倾城而出,为郑板桥送行。郑板桥两眼湿润,吟诗一首:范县民情有古风,一团和蔼又包容。老夫去后想思切,但望人安与年丰。范县五年县令,郑板桥带走的依然是一箱书、几件破衣、一头瘦驴,只是多了和自己风雨同舟的爱人饶小梅。

糊涂县令郑板桥17 45:35

第17集

在衙门里,饶小梅给大家看了破旧不堪的官轿,告诉大家有无数富商想送郑板桥新的轿子,但是郑大人都拒绝了,范仁富想给郑大人修缮官衙,郑板桥拒绝了范仁福的好意,想方设法让范仁福出资修理了流民的房子。大家赞不绝口,唯有张柱还在挑拨是非,吴良方走了出来,历数张柱数日来干的坏事,驱赶流民,散播蝗灾的谣言,煽动大家提前收割粮食等等,在场的百姓纷纷指责张柱,张柱无言回应,嘴硬地溜走了。百姓纷纷称赞郑板桥是一个百年不遇的好官。

糊涂县令郑板桥18 45:41

第18集

第二天,饶小梅哭着把范子扬送给自己的所有事首饰放在了盒子里,锁了起来,她决定忘记过去,忘记那些回忆。打开房门,她看到了郑板桥留在门上的信,信上写着一首诗,诗宽慰小梅的,饶小梅看到这封信,十分感动,带着满脸的笑容去向费姑问早。

糊涂县令郑板桥19 45:42

第19集

捡回一条命的马坤没有迷途知返,还意欲对兰兰不轨,赶到河边和兰兰郑板桥相见的谢昌吉看到这一幕急忙上前,制止了马坤,两人再次大打出手,马坤拿出了别在腰间的匕首,刺向谢昌吉,千钧一发之际,姚三阻止了马坤,把三人都带回衙门,当堂审案。

糊涂县令郑板桥20 45:42

第20集

吴良方的父亲被赌坊的人暴打,吴良方匆匆赶到,得知父亲又欠了一百两银子的赌债,吴良方气急败坏但也无可奈何,对方扬言如果不还上这一百两银子,就要了吴良方父亲的命。吴良方无奈,只得悄悄走进了县衙的宗卷室,拿假的清册替换掉了东河段河工物料的清册。

糊涂县令郑板桥21 45:41

第21集

陈轩一直在研究饶小梅从范子扬那里拿来的万能药,发现在这些药有巨毒,人服下后的结果就是自己父亲和洪兴死时的症状。陈轩毕竟还年轻,难免鲁莽,此番发现了父亲的真正死因,他当即就冲到了范府,指责范仁福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范府的家丁和赵二虎对陈轩大打出手,随后,他们把奄奄一息的陈轩送到了县衙,谎称他们在河边看到了陷入昏迷的陈轩。

糊涂县令郑板桥22 45:41

第22集

随后,郑板桥带着饶小梅去拜访一位老人,老人看到郑板桥大呼一声你怎么又来了,原来,这位老人有“赛鲁班”之称,他盖得房子,质量好又省物料,所以郑板桥三顾茅庐,希望他能帮忙。但是这位老人的妻子身染疾病,久治不愈,食欲不佳,一直不肯吃饭,老人忧心不已,郑板桥表示自己带来了帮手,他要饶小梅给老太太做一顿饭,厨艺甚佳的饶小梅做完饭后信心满满,但是没想到老太太还是不肯吃,郑板桥和饶小梅无功而返。

糊涂县令郑板桥23 45:42

第23集

吴良方把情况告诉了郑板桥,郑板桥派姚三带着来福等人跟上赵二虎。行至野外的荒山上,赵二虎以为四下无人,便吩咐手下把这些箱子埋起来。姚三等人看到箱子里是大量的黄金,当即逮捕了赵二虎。

糊涂县令郑板桥24 45:41

第24集

范子扬和范母还有陪伴在一旁的湘菱眼睁睁地看着范仁富和赵二虎被拉到囚场,人头落地,范母失声痛哭,子扬和湘菱也悲痛欲绝。其实,范夫人对范子杨和赵二虎的恶行一无所知,他们以为自己熟悉的丈夫、父亲是守法的商人,还是一个为范县百姓做了无数好事的大善人。此时,范子扬和范母的心中充满了仇恨,他们认为是郑板桥害死了自己的亲人。

糊涂县令郑板桥25 45:41

第25集

关帝庙里,发现一具死尸,死者身中数刀,有百姓诬陷范子扬是杀人凶手,范子扬也不否认,承认就是自己杀了人,暂时被关押在了大牢里。办案经验丰富的姚三认为从死者身上的刀痕来看,范子扬并不是凶手,而陈轩也从分析到,从死者身上刀痕的形状,受伤的位置等来分析,凶手可能和范子扬身高差不多,而且,凶手极有可能是个左撇子。

糊涂县令郑板桥26 45:42

第26集

费姑的亲生儿子李俊从兴化金家庄来到了范县,他来到县衙,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郑板桥。原来,李俊此番前来是做生意,范县一位姓管的菜商也是兴化人,他从李俊那儿定了一车的茨菇,谈好价钱是八钱一文,李俊收集了整个金家庄的百姓种的茨菇,来到了范县。姓管的菜商突然压价,提出七文一旦,李俊同意了,但姓管的菜商突然又提出要李俊把茨菇洗干净,否则就五文钱一旦,可是茨菇一洗很容易放坏,把一车洗完再卖更是不可能的事。李俊找到郑板桥,希望哥哥能帮他主持公道,但没想到郑板桥听后哈哈大笑,费姑和李俊不知为何。郑板桥解释道自己可以审案断案,却不能强行命令别人买李俊的茨菇,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但是自己另有妙计,要李俊准备好一桶泥水,等到明天在买菜的地方看到自己的时候把水泼到那位姓管的菜商那里。

糊涂县令郑板桥27 45:41

第27集

自从范仁富和范夫人相继离世,范子扬就陷入颓靡不振的状态,湘菱一直默默陪伴在一旁,做些女红赚取微薄的收入维持两个人的生活。范子扬被证无罪出狱后,在集市上摆了一个书摊,一向养尊处优的子扬什么都不会做,只能替人代写书信,但是生意很凄凉。而且范县的百姓对范仁富的行为深恶痛绝,把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了范子扬身上。范子扬无奈,只能去钱为家做教书先生。

糊涂县令郑板桥28 45:42

第28集

一向飞扬跋扈,嚣张妄为的钱为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兄弟,叫钱裕。钱裕是一个哑巴,钱为经常欺负自己的弟弟,在自己的父母死后,为了独霸家产,钱为把自己的弟弟驱逐出家门,还在关帝庙里,当着关帝爷和父老乡亲的面,发誓自己和钱裕没有血缘关系。可怜的钱裕因为不能说话,无法辩驳,只好流落在外。

糊涂县令郑板桥29 45:41

第29集

公堂之上,郑板桥表示大青石砸碎了徐老汉的碗,罪大恶极,应该拉去打四十大板,钱为放声大笑,郑板桥追问他为何大笑,钱为表示这大青石不会说话,更不会疼,打它也没有用。郑板桥此时开始反问钱为,既然钱为清楚地知道大青石不会说话也不会动,为何还要谎称是大青石打碎了徐老汉的碗。钱为顿时哑口无言,郑板桥呵斥钱为厚颜无耻,当即决断,命捕快把钱为拖下去打二十大板,钱为哀嚎不已,郑板桥表示不挨打可以,那十两银子来换,胆小怕疼的钱为拿出了十两银子,郑板桥让姚三把银子交给了徐老汉,在场的百姓和一直在门外观看这一切的饶小梅纷纷拍手叫好。

糊涂县令郑板桥30 45:41

第30集

一大早,衙门门口就聚集了成群的百姓,这些百姓饥饿难耐,每天就靠着衙门的救济粥过日子,可是李俊此番买粮出了意外,衙门的存粮也没有了,郑板桥无奈,只得打开县衙的门,向诸位百姓请罪,承诺两天后,自己一定会筹到粮食让大家免费食用,范县的百姓都知道郑板桥是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所以都体谅郑板桥,自觉地离开了。

糊涂县令郑板桥31 45:41

第31集

面对民不聊生的情况,郑板桥急中生智,想出了“以工代赈”的好办法,他把范县著名的富商召集到了一起,给这些人看一张刻有自己名字的纸,众人纷纷称赞郑大人的字画好,在郑板桥的提醒下,才注意到这是一张借据。郑板桥表示,现在大灾当前,希望各位富商也尽绵薄之力,拿出一定的银两,官府到期会偿还,还希望这些富商可以承包范县的一些工程,比如修桥修路,让这些灾民做劳工,这样,灾民可以得到一定的工钱,范县的基础设施也得以修建。

糊涂县令郑板桥32 45:41

第32集

在粮仓,郑板桥遇到了守粮大人庄大人以及众多衙役,郑板桥表示自己开粮是为了范县无数奄奄一息的百姓,郑板桥跪在地上,请庄大人及衙役给范县的百姓让一条生路。所有的衙役都收起了自己的佩刀,郑板桥表示自己会拿斧子砍开大门,让庄大人不与此事由任何瓜葛。郑板桥拿起斧头,砍开了粮仓的大门。

糊涂县令郑板桥33 45:41

第33集

李俊遇到了张柱,张柱受范仁富的指示,取得了李俊的信任,让他利用哥哥的优势,偷卖皇粮,李俊不知道偷卖皇粮的严重后果,听信了张柱的话。

糊涂县令郑板桥34 45:41

第34集

李俊知道形势对自己的哥哥不利,告诉哥哥,事已至此,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郑板桥陪他喝了一顿酒,事已至此,郑板桥没有选择。大堂上,李俊跪在下边,晏斯泰坐在一旁,李俊看到晏斯泰,痛斥他身为百姓父母官,不为百姓做事,整天勾心斗角,发民难财,晏斯泰呵斥了李俊,逼着郑板桥做决定,郑板桥不得已下令处斩李俊。

糊涂县令郑板桥35 45:41

第35集

郑板桥匆匆忙忙和饶小梅一起赶回家,费姑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她拉着小梅和郑板桥的手,表示自己昨天晚上梦到小梅和小少爷拜堂成亲了,老爷和太太还表扬自己了,小梅和郑板桥泪如雨下,费姑表示郑板桥为他人做了无数的诗,请他给自己也做一首诗,郑板桥跪在地上,含泪为自己的乳娘做了一首诗,费姑听着这首诗,离开了人世。郑板桥泪如雨下,小梅也嚎啕大哭。范子扬对范仁富起了怀疑,他觉得眼前的二叔有些行为举止和自己的父亲一模一样,他故意指着面前的盆栽请二叔点评,二叔讲起来头头是道,范子扬愈发觉得他的言谈很像自己的父亲,范子扬决定赶回范县,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

糊涂县令郑板桥36 45:41

第36集

湘菱已经有两个月的身孕了,范仁富送郎中出门。子扬来到湘菱的床边,湘菱十分害羞,子扬埋怨湘菱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湘菱表示那一夜两人尽管有了夫妻之实,但是那是子扬酒后所为,自己不知道子扬心中是不是有自己的位置。子扬告诉湘菱,自己不是薄情寡义之人,肯定会对湘菱负责任,何况,在自己最沮丧失意的时候,是她一直陪在自己身旁,还宽慰湘菱不要担心,父亲会接受他的。

糊涂县令郑板桥37 45:42

第37集

晏斯泰认为留着范仁富对自己是个威胁,便私自扣押了范仁富,污蔑他私自购买军火,把范仁富押到了行刑场。范子扬一直找不到自己的父亲,万分担心,来到酒馆和湘菱会和,听到旁边的百姓讨论姓范的私卖军火,要被问斩了,还表示姓范的之前在范县逃过一劫。子扬心中感到不妙,当即奔往刑场,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糊涂县令郑板桥38 45:42

第38集

晏斯泰监斩,害死范仁富后,就立刻带人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县衙,不由分说地就命自己的手下带走郑板桥,姚三等人试图阻止,晏斯泰呵斥郑板桥私开粮仓,还和范仁富官商勾结,从修筑河坝的工事中牟利,监斩不利,误杀了范仁富的弟弟范仁贵,致使范仁富逍遥法外,命自己的手下将郑板桥带上囚车,押至京城。郑板桥自知晏斯泰刻意刁难,但从郑板桥打开粮仓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准备,所以他从容不迫地走上了囚车。

糊涂县令郑板桥39 45:41

第39集

被关押在大牢里的郑板桥百思不得其解,自己监斩时候处置的明明就是范仁富,可为何晏斯泰为指责自己错杀了犯人。而此时,洋洋得意的晏斯泰为了羞辱晏斯泰,特意来到了大牢。对于晏斯泰的嘲讽,郑板桥丝毫不放在心上,因为两人不是同一类人,郑板桥满心都是百姓,晏斯泰眼里只有自己的私利。郑板桥不卑不亢地回应了晏斯泰,随后,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晏斯泰此时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他告诉郑板桥,被处斩的那个人是范仁富的亲生弟弟——范仁贵。

糊涂县令郑板桥40 45:42

第40集

晏斯泰看到范子扬傻眼了,皇上让范子扬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一一道来。范子扬表示,郑大人并不是故意要私开粮仓,他呈递给皇上的奏章被晏斯泰扣押并销毁了,自己当时就在场,还提醒晏大人此事事关黎民百姓,要晏大人慎重。范子扬还解释道,晏斯泰所说的郑板桥和自己的父亲官商勾结,私吞堤坝款的事情更是子虚乌有,真正和自己父亲勾结的人是晏斯泰,他们中饱私囊,大发民难财。范子扬还把自己最近的遭遇讲了出来,自己的父亲之所以在郑板桥的监斩之下还可以逃走,是因为晏斯泰的暗中帮助,但是当晏斯泰意识到自己的父亲是个威胁的时候,就以私藏军火罪杀死了自己的父亲,为了斩草除根,还派人追杀自己。

1 2 3 4 5 6 7 8 9 10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糊涂县令郑板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