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TV•超级电视,只为极致体验!

用超级电视观看精彩节目,尽享极速大屏互联网生活!

iPhone、Android 手机随身,观看随行。

扫描二维码安装客户端观看。

如何使用二维码?

分享到:
花满楼

导演: 丁雷 周艺华

主演: 徐小琴 袁祎一 任婉婧 张雨桐 侯晓乐 王旭升 黄宥米

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香港

年代:2016-10-10

类型: 古装

剧情介绍: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

花满楼01 19:50

第1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2 24:08

第2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3 24:42

第3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4 17:58

第4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5 19:41

第5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6 14:49

第6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7 17:47

第7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8 20:25

第8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09 25:22

第9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0 14:41

第10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怜夏、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1 20:38

第11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2 16:48

第12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3 24:58

第13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4 18:00

第14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5 21:20

第15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6 19:43

第16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7 18:11

第17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8 22:24

第18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19 15:44

第19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0 20:07

第20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1 18:16

第21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2 21:09

第22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3 20:40

第23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4 18:26

第24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5 16:00

第25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6 17:34

第26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7 17:12

第27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8 20:03

第28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29 17:28

第29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0 23:23

第30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1 21:30

第31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2 18:21

第32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3 17:33

第33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4 14:18

第34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5 21:59

第35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6 19:28

第36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7 14:42

第37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8 15:18

第38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39 17:17

第39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0 19:42

第40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1 22:44

第41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2 17:07

第42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3 14:47

第43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4 17:56

第44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花满楼45 17:17

第45集

在南唐、吴越国和闽国交界之地,突然开了一家“花肆”,前厅在吴越、西厢在南唐、后屋却在闽国。所谓“花肆”就像现在的歌舞厅。这家“花肆”取名为“花满楼”。说是百花争艳,其实姿色姣好的也就惜春、夏怜、秋玉、冬香四人。本来开个花肆在当时是个寻常之事,奇怪的是开在三国交界之处。本是国乱之地,“花满楼”却一直平安无事,直到一个刚被卖为官伎的吴越国兵部尚书之女李莫愁的到来,让这个原本平静的“花满楼”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奇事怪人层出不穷。 原来在花满楼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可告人的双重身份,反倒是李莫愁的身份相对单一,李莫愁一心想为父亲李金庶洗脱罪名,但因为遗传了李家心直口快、词不达意的基因,把事态搞得越加复杂,所有人不得不在各种身份、事件中游离、奔波和掩饰,造就了一出又一出的喷饭喜剧。 她们时而合作、时而相互拆台,千奇百怪、笑点频现。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电视剧 > 花满楼